感悟阅读

2019-12-12 14:39:22 | 作者:阎锦文 | 点击: | 手机版
感悟阅读https://hnsltec.com/sanwenjingxuan/5941.html

  如果没有阅读,生活就没有阳光,智慧就没有源泉,就会像快乐的小鸟失去翱翔的翅膀。

  10岁那年,我在少年之家红领巾艺术团王幼石老师的帮助下,有了一张镇江市图书馆的借阅证。从中山路弯进山门口那条狭窄的石板老街,向南大约百米,再往左拐进一条小胡同,便是我神往已久的图书馆。一幢民国风格的小洋楼,坐北朝南,青砖黛瓦,窗明几净。底层东侧那半边是阅览室,搁着两排酱紫色油漆斑驳的条桌、长凳和一些报刊架。底层西侧的半边是安装着半开架玻璃隔断的借书处。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书香。

<a href=https://hnsltec.com/renshengganwu/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感悟</a>阅读

  阅读似雨,格林和安徒生的童话,犹如一幅幅流光溢彩的画卷,让我一次又一次地感叹大自然的神奇。情节离奇曲折的《一千零一夜》和耐人寻味的《伊索寓言》,则让我似懂非懂地畅享着少年阅读的快乐。阅读,让我愈发地热爱高尔基、埃克多·马克、维克多·雨果,爱因斯坦和爱迪生。

  阅读如灯,自始至终闪烁着光芒。小升初的那个暑假里,我先浅后精地把《卓雅和舒拉的故事》《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雷锋的故事》通读了两遍。我在读后感里写道:我幻想能像舒拉那样开着坦克,驰骋在保卫祖国的疆场;我决心要像保尔那样,做一个既能战胜敌人又能战胜自己的钢铁战士;我坚信自己会像雷锋那样,做一颗永不生锈的螺丝钉。

  “文革”开始以后,许多我想读未读的中外名著首当其冲地被扣上了“封资修”的帽子,畅享的阅读瞬间变成一种奢望。

  在句容山区知青插队那五年,那高高一摞《数理化自学丛书》竟然成为我形影不离的伙伴,似乎那些书页间珍藏着我们那代青年的未来和希望。

  1978年,那个春潮暗涌的冬天。那天天刚破晓,我便揣着造船厂的工作证和一吋的黑白照片,顶着凛冽的寒风跑到图书馆挤着前呼后拥的队伍等候办理借阅证。再逢厂休,我把琐碎的家务事统统推给刚刚结婚的妻子。自己则像一匹饥渴难耐的饿狼,整天泡在图书馆里贪如饕餮。

  三九天,套双棉鞋再加件厚实的工作服。三伏天,带把扇子再捎上条揩汗的毛巾。在造船厂当会计的我,尤为关注介绍国际国内造船行业的技术动态和企业管理经验的文献。读到感觉能够用上的,便逐字逐句地摘录到阅读卡片上。潜心阅读和深层思考的衍生物,便是那些工艺措施改进和管理制度创新的灵感和冲动。

  阅读又像爬梯子,可以让你看到不同高度的风景。1987年,我担任企业领导之后,星期天去图书馆读书看报的习惯,雷打不动。《求是》《国务院公报》《中国财政》似乎一期不落,篇篇精读。“得其要领,取其精华”地拓展自己的工作思路。

  1997年,镇江图书馆从山门口街整体迁至毗邻古运河风光带的解放路17号。场馆扩大了许多,环境优美了许多,读者也增多了许多。我的阅读兴趣却悄然转向《人民文学》《散文》等文学期刊。我从那些凝炼、幽默、诙谐的文字语言里读到了命运的多舛与阳光;读到了成长的艰难与快乐,读到了世态炎凉与真情冷暖,渐渐还萌生出尝试文学创作的梦想。

  我尝试用浅显的生活语言去写些短小精悍的东西,表现那些我曾经感受过、思考过、热爱过的人和事。点点滴滴地日积月累,至今亦有几十万字的散文、杂文和楹联等见于报刊或是书卷。我的那些所谓创作,只是揣摩名家手法和自我练习的简单揉合,或许只是我陶冶闲情雅趣的心境。撰写博客和QQ时,我常常会犯匆忙草就的毛病,错别字甚至前言不搭后语也就屡见不鲜。俗话说:“好饭不怕晚”大凡想要发送出去的稿件,则会细致严谨地查漏补缺,再三斟酌,力争少留以至不留遗憾。

  阅读,犹如一窗风景、一缕阳光,有声有色更有温暖。阅读,亦如品茶,在形色袅袅之外,感悟深蕴其间的精细清雅和源远流长,才是阅读的真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