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圆了出书梦

2019-12-10 17:42:09 | 作者:罗士棣 | 点击: | 手机版
我终于圆了出书梦https://hnsltec.com/shenghuo/5919.html

  作为一名成长于书香之家的“管三代”,我在自幼与石油管道结下不解之缘的同时,也承袭了祖父、父亲热爱文学的志趣。

  早在中学时代,我就在《石油管道报》和《中学生》杂志发表过多篇散文。大学期间,我的稿件是校报、院报的“常客”,并多次在学校组织的征文比赛中获奖。

我终于圆了出书梦

  2007年6月我大学毕业后子承父业,成了一名光荣的石油管道人。同年7月,我被分配到兰成渝管道陇西输油站。小站位于陇中黄土高原腹地的一个国家级贫困县——甘肃省陇西县。这里干旱缺水、土地贫瘠,自然条件十分恶劣,是联合国环境署评定的“不适宜人类生存”的地区。小站远离县城,工作、生活艰苦而单调。在这样的环境里,是新闻写作让我的业余生活变得丰富起来。多少个万籁俱寂的深夜,同事们都已熟睡,我仍在办公室里伏案写作,写基层小站里平凡的人和平凡的事。

  功夫不负有心人。2007年11月15日,我在向业内媒体连续投稿50余篇后,终于在《石油管道报》上发表了一则消息。虽然只有短短的百十字,但这是我参加工作后第一次在业内媒体上刊发稿件,当时的兴奋之情简直无法言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更加勤奋刻苦,几乎将所有的业余时间都用在了新闻写作上,又陆续在业内媒体上发表了多篇稿件。

  2008年5月,我调入企业党群部门,成为一名新闻宣传工作人员。11年来,我的作品散见于《中国石油报》《石油商报》《石油管道报》以及《兰州日报》、中国甘肃网、新华网甘肃频道等行业内外媒体,已发表新闻、散文、随笔、论文等各类作品20余万字。

  多年来,读管道、写管道,既是我的本职工作,也充盈着我的闲暇时光。这个过程让我细品管道的“滋味”,感受管道的绵长与厚重,思考管道与政治、经济和社会生活的彼此关联。

  在一次次对管道的“读”“写”中,我愈加深刻地看出了管道的宏壮伟大和管道人的精神底色,愈加真切地感受到一代代管道人的朴实与敦厚、奋斗与艰辛、挫折与追求、奉献与荣耀,逐渐萌生了以石油管道为创作蓝本正式出版一本文集的念头。

  今年入秋后,我精选了近些年在行业内外媒体刊载的48篇散文、随笔和12篇人物通讯,以及中学时代发表的2篇散文,共12万余字的作品结集成书。

  我为自己的这本文集取名为《心随“脉”动》。全书以石油管道为主线,分为岁月如歌、我家故事、路上风景、生活插曲、国脉繁星五部分,将我对故园的怀念,如《回忆管道大院》《我的楼门儿我的玩伴儿》,对企业的感恩,如《九区见证管道人的幸福生活》《我们的日子越来越红火》,对事业的执着,如《激情燃烧的岁月》《两代电视人一样管道情》,对同志的礼赞,如《他的心里只有管道》《陇南油脉守护人》,对亲情的眷恋,如《爱你就像爱生命》《陪产记》,对管道沿线壮丽河山的讴歌,如《大美马衔山》《穿越苏木沟大峡谷》等丰盈多彩的人生历程凝于笔端,并以一个“情”字为出发点和落脚点——事业之情、同志之情、故园之情、亲人之情……或许正应了巴金的话:“我写作不是因为我有才华,而是因为我有感情。”

  实打实讲,这本小册子的文字水平不高,与文学压根儿不搭边儿,充其量只能算是作文,但这是我怀揣文学理想真诚而坦白地创作的第一本文集,总算是对自己这几年辛苦付出的一个交待和纪念,拿出来好歹是本书。恰如周国平所言:“在我有生之年,我的文字陪伴着我,唤回我的记忆,沟通我的岁月,这就够了,这就是我唯一可以把握的永恒。”“别人的书再伟大,再卓越,也只是别人的生命事件的痕迹。它们也许会触发我的生命事件,但只有我自己才能刻下我的生命事件的痕迹。”“我写作从来就不是为了影响世界,而只是为了安顿自己——让自己有事情做,活着有意义或者似乎有意义。”

  就在几天前,当我手捧着出版社寄来的装帧精美、散发着油墨芬芳的样书时,仿佛手捧着自己刚刚降生的孩子。那一刻,所有的艰辛都化作了喜悦和鼓舞——我终于圆了多年的出书梦,尽管书的水准有限,但文章跟孩子一样,总归是自己的好,更何况这是我的第一本书,又怎能不敝帚自珍呢?

  如果说我的这本小书还有一点儿价值的话,那就算是为管道事业改革发展的辉煌成就和管道人蒸蒸日上的幸福生活唱上一曲真善美的时代赞歌吧!

  (罗士棣)

  

  • 上一篇:沙枣情谊
  • 下一篇:狗爷的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