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樱

2019-12-13 13:48:34 | 作者:南雨北窗 | 点击: | 手机版
晚樱https://hnsltec.com/shuqingsanwen/5967.html

  “走,陪你去看樱花季!”

  这可能是她听到的最美的声音,在这温婉的江南,温润的四月天!恬淡生活中的幸福,往往都是从迈出的第一步而真正开始的。

  不知道是否是幸福来得太突然,还是心里太高兴,妻子用温馨而又诧异的复杂眼神看着我,好久没有感受到来自她眼眸里那股清澈的讯息了。

晚樱

  说来也是很内疚,这些年来风风雨雨,冷冷暖暖,我们一起渡过,鲜有机会陪妻子游山玩水,她在公司里披荆斩棘,在家里任劳任怨,一双儿女也可以说培养得出类拔萃,前几年我一直答应妻子陪她去上海顾村看每年的樱花季,却总是会找出若干理由与美丽的约定擦肩而过,心里难免有了满满的遗憾。

  顾村的樱花虽然没有武大樱花那样有错综复杂的故事,也没有日本富士山樱花那么妩媚神秘,但却有着东方魔都独特的野趣静美,而且在上海众多的樱花园中是规模最大的一个,所以每逢樱花节,顾村公园也成为众多游客打卡的去处。妻子一直心心念念的樱花,慢慢地在我心里也多了一份神秘的向往。

  今年的早樱早已盛开过,错过了大渔樱、河津樱、椿寒樱的最佳观赏期,不能再错过中晚花品种小彼岸、飞寒樱和落日大道,还有白妙、松月等。

  恰逢周六,中午已过,看天气尚好,丢下手中永远也无法做完的一大堆商务,对于赏樱路线略做攻略,回到家中稍事收拾,拉上妻子就驱车赶往她心驰神往的顾村了。

  那日是遇周末,一路上小堵不断,虽说是暮春,气温还是出奇的暖,甚至有些闷热.赶到公园后,停车场已经是停得满满当当,一番周折后在一角幽静处觅得一个泊车位置,有幸的是不知道是园林设计点缀还是无心栽花,在车位的绿化带里竟然有一株晚樱松月正盛开着,花香扑鼻而来,妻子张开双臂,仰天长叹:好香啊!俨然是偶遇久别重逢的好友,喜出望外!此时突然想到杜甫的那句诗句“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很是应景,瞬间一扫一路的劳顿,开启了一段赏樱之旅。

  虽然说是樱花季的尾声,一路上游人依然络绎不绝,阳光也烈烈的晒下来。我们穿过悦林大道,观赏着路边稀稀疏疏的早樱中的河津樱、椿寒樱,依稀还可以感受到早中樱盛开时的景况,妻子一路上观赏着,赞美着,拍着照,忘却了闷热和疲劳,然后绕道樱花路后来到郊野森林赏樱区-樱花林。只见眼前游人如织,沐浴春光,观赏拍照,徜徉春色,流连忘返。妻子急匆匆觅得一株樱花树,惊呼:“快来,你看这樱花多美多白,还出奇的香哩!赶快来拍照!”

  其实妻子并不知道这是顾村公园姿态最美的晚樱花-白妙樱,原产喜马拉雅,耐寒好,适应强,花纯色白,香清味冽,如果用苏轼的诗句“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来比拟,一点不为过。

  我们在樱花树下小息,然后开启照片模式,妻子便摆出各种萌态,折腾我的相机,兴趣盎然时,还请一位路人摄影爱好者帮我们在云樱亭留影,已然是乐不思蜀了。

  时间已临近黄昏,夕照下的樱花林更添几分朦胧的姿色,幽怨的意境,可以体悟到元稹当时写下《折枝花赠行》的心境了---“樱花树下送君时,一寸春心逐折枝。别后相思最多处,千株万片绕林垂。”

  妻子玩得太起兴,全然忘了我们只游玩了樱花林的一角,我们会心一笑,只好取道樱花大道返回。这时候因为口渴,才想起矿泉水忘在了云樱亭了,还好道路两旁还有樱花:御衣黄、关山和菊樱,痴痴的盛开着,只是与白妙樱相比,似乎已经逊色不少。妻子突然在我鼻子前递上一朵樱花,我是一脸惊奇,浑然不知道妻子在什么时候捡拾了(暂且不说她是摘取的)一朵白妙樱,这么近距离与白妙樱接触,花香和花色让我有点惊慌失措,这天地间清澈的美,确实能使人魂牵梦萦。

  而妻子不知道此时在我心里早已有一朵白妙樱盛开了,在烟花四月,芳菲人间,牵着自己爱的人的手,漫步于樱花大道,听鸟语啁啾的悠远,看樱花柔柔的唯美,闻林间淡淡的花香,岁月安然,生命静美,人世间的一切的感念,原来如此接近,如此安静,如此清新!

  生活中的许多念想就宛若眼前的晚樱,许多承诺,真的不能束之高阁,抛在之脑后,如果你不能勇敢或真情的迈出第一步,也许你真的会错过一朵娉娉袅袅的花,错过一个卿卿我我的人,或者错过一处唯美的风景,一段最好的时光,一次感悟,一种精彩!生命中的种种缺憾,只不过是我们手中没有开放的迟来的晚樱---白妙樱,只要绽放,就能拥抱春色和流云,就能拥抱浅笑和晨昏!

  时光未老,晚樱不迟!

  花开有人赏,花谢有人伤,这是美妙的境界,你不启程,幸福不会来敲门!

  明天,我们依然行走在路上,我想我会,陪爸妈去游览大观园;陪妻子鸟瞰千岛湖;陪孩子去探险九寨沟;陪朋友去寻访终南山;陪知音去吟诗饮酒……

  是的,匆匆寻觅,原来最好的就在眼前,时光,爱意,亲情,知音,还有无处不在的欢欣。只要我们推开门,向着远方跋涉,幸福就一定会像晚樱一样开在我们前行的某个转角。

  南雨北窗,本名沈庆华,泰州人士,定居上海。诗歌作品散见于《泰州日报》《星星诗刊》《中国诗歌网》《短文学网》《中国散文网》等平台,虽在商道,不忘初心,感悟自然与生命,分享生活与思惟,祈望以清新、唯美的文风,以感念、观照的维度,创作美文,与读者共勉!